首页 >食材

权存安情倾七子饼茶的山里人

2019-03-05 18:57:35 | 来源: 食材

“现在,山里很多人都外出打工或是经商挣钱去了,真正会做‘七子饼茶’的人越来越少了!”满脸沧桑的权存安一边给“七子饼茶”用黄竹笋壳打包,一边颇有感慨地说。

2月下旬的一天,路过象明乡曼庄村委会八总寨村民小组,听说村里有一家人会做“七子饼茶”,并做了多年,我们当即停下了行程,到这位名叫权存安的人家拜访。权存安家的房屋非常普通,就在公路旁,得知我们专程拜访,50多岁的权存安老远就来迎接,满脸挂满了山里人朴实而热情的微笑。在一番真诚的问候中,权存安把几杯热气腾腾的春茶端到了我们面前。

谈起做茶,权存安一脸兴奋:他从小就是闻着悠悠的茶香,看着祖父辈们采茶、做茶长大的,老茶园和老茶树装满了童年的美好记忆。2000年,从当时曼庄村公所支书的职位上退下来后,他满怀信心投入到了祖父辈传下、自己喜爱的“七子饼茶”活计中。半野生的人工栽培老茶树无疑是名副其实的有机生态茶,是当今茶叶消费的主流和时尚。但是,“七子饼茶”闯市场并非一帆风顺,当年生产了很多茶叶没有人要,他看着上好的茶叶直发愁。倒是在省茶科所工作过的大儿子权晓辉风风火火的一番闯劲,为这深山佳茶打开了市场。那一年,权晓辉背着5公斤样品茶“闯世界”,被一位精明的茶商看中,声称“就照这样的样品生产,有多少,我要多少”。销路打开,让满脸沧桑的权存安眉开眼笑。

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权存安首先领着我们参观老茶园。沿着墨绿的森林向前穿行,不久就来到了老茶园,看那一棵棵老茶树,寄生的树衣和老裂的树皮使其更显古朴苍老。权存安说,这片老茶园少说也有上百年的历史,现存下来的只有10多亩了。其中,他承包了4亩,为了不伤老茶树和方便采摘,他和其他人一样,在老茶树旁搭了采摘架。要货的商家要求不能给茶树施化肥和农药,这些茶树多年来基本都处在半野生状态中。

回到权存安家,一家人已经忙碌着生产“七子饼茶”。只见权存安一家人和请来的几名小工,或蒸茶、或压饼、或包装、或加盖标识,忙得不亦乐乎。权存安说,做“七子饼茶”有很多讲究,首先原料要正宗,必须是老茶园采来的茶叶,来不得半点虚假。同时,蒸茶要讲火候,压饼后要凉干才能包装,包装要先用绵纸包,再用牛皮纸包,最后还要用黄竹笋壳将七饼茶捆包在一起,就成为“七子饼茶”了。如果能在干燥荫凉的地方存上5年以上,让茶叶自然发酵,“七子饼茶”独特的风味才能完美地显示出来。

现在,权存安为他的茶庄取名“权记号茶庄”,并打出了“倚邦普洱茶青饼”的品牌,但就是产量较小,每年至多生产6吨左右,且没有存货,生产出来一批被商家拉走一批。每年来订货的商家很多,但由于产量小,无法为很多商家供货。权存安说,即使这样,他也决不弄虚作假,“七子饼茶”就是靠着老茶树的茶叶为原料、靠着独特的制作工艺,

权存安情倾七子饼茶的山里人

才使其在香港和广东一带长期走红不衰,只有茶真,才会有好生意。

 

hh

猜你喜欢